从极地探险到科学考察

南北两极天各一方,遥不可及。然而,不论是探险家,还是科学家,都喜欢把两极联系在一起来谈。今年,《南极洲:从英雄时代到科学时代》和《冰雪王国:美国军舰珍妮特号的远征》相继面世。读罢这两本译著,一定会让人产生刚刚走下冰山突兀的南极大陆,旋又登上广袤无极的北极冰原之感。

明争暗斗

南极点的探险竞技

《南极洲》是一部人类南极洲探险的编年史。从1775年英国的詹姆斯·库克船长的环南极大陆的航行开始,到1961年《南极条约》生效,期间跨度达200年之久。

18世纪末,西班牙全力以赴扩大其在南美洲的版图,美国则不遗余力地向西海岸拓展,所以英国在南极探险方面就显得异常活跃。英国早期的南极探险和海豹捕猎活动屡有进展。他们想当然地认为第一个登上南极点的探险家一定是英国人。但具有英伦绅士风度的斯科特,输给了带有几分海盗色彩的挪威人阿蒙森,使英国人为此受辱蒙羞。

英国人指责挪威人狡诈诡异,因为阿蒙森一直宣称赴北极探险,却突然杀了个回马枪提前南下,使措手不及的斯科特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。当然,斯科特以矮种马取代极地探险惯常使用的雪橇狗,也是斯科特输给阿蒙森的致命原因。斯科特和阿蒙森竞登南极点的探险之争,是200年间南极探险史上以南极点冰原为擂台的探险竞技的对决。

阿蒙森第一个登上南极点,法国人迪蒙·德维尔在1840年登上南极大陆周边的岛屿的事实,使英国人不得不拉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1929年至1931年拼凑了一支“英-澳-新南极探险队”,意在为并吞整个南极寻找足够的借口。整个探险过程犹如一场场闹剧,登陆、升国旗、奏国歌,堆砌石标,将登陆宣言密封后放在石标内,演得惟妙惟肖。既然探险的目的是为了占领,自然就不会取得可称道的科学成果。

但众多的探险家们为发现南极,为人类认识南极做出了不朽的贡献。英国的詹姆斯·库克、罗伯特·斯科特、欧内斯特·沙克尔顿、挪威的阿蒙森、法国的迪蒙·德维尔、让·巴蒂斯克·夏科、俄国的别林斯高晋、美国的伯德和澳大利亚的莫森……,犹如群星闪耀,熠熠生辉。

他们创造了历史,历史铭记了他们的名字。其中,欧内斯特·沙克尔顿的南极探险事迹,近些年来不断发酵,赢得越来越多的赞扬。实际上,沙克尔顿是个极具天赋的悲剧式的探险英雄。斯科特与沙克尔顿的南极探险活动总是纠缠在一起,非但形不成合力,反倒相互泄力。

功败垂成

沙克尔顿的四次征程

斯科特与沙克尔顿于1902年共同参与了英国从罗斯岛至南极点的探险。在由斯科特、沙克尔顿与威尔逊组成的三人冲刺小组到达南纬82度时,斯科特刻意将沙克尔顿与雪橇狗留在后边,他自己与爱德华·威尔逊又向前挺进到82度15分,从而使沙克尔顿不能与其分享到达探险最远距离的荣誉。斯科特与沙克尔顿间的情感裂隙,使他们丧失了合作的基础,但他们通过这次探险,两人都具备了单独组队赴南极探险的能力。

1908年沙克尔顿二次组队,从罗斯海挺进南极点。但因与斯科特的芥蒂,沙克尔顿不能使用斯科特1902年在罗斯岛建立的木屋,不得不重新选点建立大本营。这次探险沙克尔顿到达南纬88度23分,离南极点仅有100英里的距离。但因食品耗尽,不得不望极点兴叹,打道回府。如果沙克尔顿当时获准使用斯科特的木屋,他在1908年可能就登上南极点,如果那样,也不会有后来阿蒙森和斯科特的南极点对决。

沙克尔顿的第三次南极探险发生在1914年。被第一次世界大战阴云笼罩的沙克尔顿探险队,一路坎坷,步履维艰。他们的“坚韧”号在1915年1月船驶入冰区后,被合拢的浮冰卡死,随着浮冰向北漂流,一天比一天远离他们南下探险的目标。1915年10月,船体被挤压变形、漏水,他们带着大船上的三只备用小船,在船只沉没前转移到一个巨型浮冰上。到1916年4月他们寄身的冰体断裂,他们分乘三只小木船,划水到象岛。沙克尔顿带着五个同伴,在日光不足,寒气逼人,海浪滔天的南大洋划船1300公里,到南乔治亚岛的捕鲸站上求救。1916年8月30日,寄身象岛的队员除一名因坏血病死亡,两名在穿越冰区时落水身亡外,其余的全部获救。

沙克尔顿探险家初心不改,1921年9月第四次组队赴南极探险,目标是勘测3200公里长的西南极大陆的海岸线。不幸的是,在他的“探索号”驶抵南乔治亚岛的古利德维肯捕鲸站后,沙克尔顿因心脏病发作逝世,时年47岁。根据沙克尔顿夫人的意见,沙克尔顿的遗体埋葬在古利德维肯附近一处海滨平地。墓地朝南,意在让这位探险家谢世后,每天都能面向南极。

探险北极

“珍妮特号”的极地逃亡